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政府90名员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一国在国际行动中的权威性与声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自身化解疫情的能力及其对国际疫情缓解所做的贡献。这个过程也将内化该国相关外交主张或理念,使其成为国际公共卫生安全乃至其他相关领域的国际规范。

但作者们很快开始批评这种做法,将其称为“伪装成公共服务的盗版行为”。一些人认为,免费的在线图书馆正在剥夺作者应得的版税。

国外撤回人员中13例,西北地区1例。

“‘互联网档案馆’的‘应急图书馆’对作家的版权掠夺,使已经处于危机中的作家境况变得更糟。”小说家亚历山大·契伊(Alexander Chee)在Twitter上写道。

据《纽约时报》报道,上周,美国非盈利组织“互联网档案馆”宣布,将在新冠疫情期间对公众开放其线上扫描图书资源。该组织将这一举措称之为“为国内学习者提供服务的国家应急图书馆”(以下简称“国家应急图书馆”)。

这一举措最初赢得广泛赞赏,一些报道认为“互联网档案馆”在全国大量图书馆和书店关闭期间填补了一个空白,使得读者可以方便地获取书籍。

疫情中霸权与联盟本身狭隘的自我封闭和损人害己表现,正促使日、韩、菲等结盟国家进行再思考,联盟主导国际秩序的观念在疫情冲击下愈益失掉了往昔的吸引力。在当前艰难抗疫的形势下,各国最终应该会理性地选择协调应对之路。随着公共卫生安全成为国际关系中的高层级议题,抗疫国际合作的规范与能力逐渐完善和加强,将为国际关系自身生态的改善以及国际秩序的持续良性改进奠定基础。

作家协会也抨击了“国家应急图书馆”项目,认为“互联网档案馆”此举是利用公共卫生危机“推进了一种违反现行联邦法律、伤害大多数作者的版权意识形态”。

虽然有作家反对,“国家应急图书馆”项目在文学界和学术界也得到了一定支持。有300多所学院、图书馆、大学和个人签署了一份支持“互联网档案馆”行动的公开声明。声明表示,“应急图书馆”在大学、中学、培训中心和图书馆关闭期间,协助远程教学、研究活动的展开。卡勒也提到,一些作者主动要求将他们的作品包括在这个项目之内。”

马尼托巴省增至103例,死亡1例。